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:鹿飞小说网 lf58.net

121给女人的房子

“啊?”虞清酒被他突然的一句话问得有些发懵,谁不喜欢这种工作之余回到家里安安静静享受时光的感觉?难不成还喜欢住在大马路上吗?

贺随舟笑意越来越浓,平日里冰冷的气质像是瞬间被溶解了一样。

“你就不想知道我带你来干嘛?”贺随舟伸出手,搭上虞清酒的头发。

虞清酒闪躲了一下,却顺势被贺随舟的力道一带,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,她伸出手推搡了一下,刚想说话,便被贺随舟用一只手指封住唇齿。

气氛逐渐暧昧,但他却始终保持这个动作,没有进一步行动。

直到他放在一旁的手机亮起,贺随舟才松开了虞清酒的身子,似笑非笑。

“贺总,事情已经办好了。”电话那头似乎是个男子的声音,透着话筒,虞清酒听不清内容,只隐隐的觉出了一丝冷漠的味道。

贺随舟应了声,似乎是准备挂电话,却又想起了什么一般重新拿起电话说道:“处理掉吧,或者他肯说的话我考虑考虑。”

虞清酒听得云里雾里,虽说她知道贺随舟的事儿不应该多管,但就刚才那一瞬间的直觉,内心一直重复一个声音:一定跟自己有关。

等贺随舟挂了电话,重新拿起桌上的书本时,虞清酒一只手把书压了下来,试探性的发问:“刚才那个电话……”

“你不用管。”还没等她说完,贺随舟便冷冷打断她,虞清酒撅起嘴,一副不是很爽的表情。

但她不知道的是,就在几分钟后,一辆汽车直直从她刚才坐车经过的小山崖坠落下去。

第二天清晨,虞清酒早早便醒了过来,大约是睡不习惯别的床,天还没亮她便开始在床上滚来滚去,最后干脆放弃挣扎,早早就起了。

让她更奇怪的是,昨晚贺随舟竟没有任何强迫她的意思,两人各自睡一个房间相安无事。

她本以为昨天下午贺随舟说的那句要惩罚她的话会当真实现的……出门的时候还做好了被剥皮抽筋的心里准备,到头来……就这?

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现在的心情好。

她甩了甩头,努力让自己的脸看上去没那么憔悴,本想碰个运气,却真的在浴室的一个柜子里发现了一整套全新的化妆品。

这房子原来真的是买给女人住的啊!

虞清酒震惊,她握着手中那只国外进口品牌的口红,一时间不知道下不去手,酸酸的味道涌上心头。

原来贺随舟早就有心上人了?还给她精心准备了一套那么多东西,那……她跟贺随舟又算什么关系?

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,似乎是贺随舟也醒了过来。

虞清酒连忙收拾好桌面,手忙脚乱的把柜子整理一遍后盖了起来,手上的口红却忘了收。

大约是做贼心虚,虞清酒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了一下,看上去十分昂贵的口红直直碰撞上桌台,“啪嗒”一下掉在地上,鲜红色的液体看上去像极了血液。

完了……

虞清酒的脑子瞬间短路,求生本能告诉她立刻马上开溜,但刚迈出浴室,就装上贺随舟坚实的胸口。

鼻子传来一阵刺痛。

虞清酒揉了揉鼻根,愤愤抬起头,但却因为做了坏事不敢造次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贺随舟也感受到了她的不对劲,绕过她的身子就想走进去,还好虞清酒反应快,立刻伸手拦住他:“别别别用这个洗手间,我刚用过,你还是用楼上的吧!”

说完还故意咧开嘴“嘿嘿”了一声。

可贺随舟怎么会吃这一套,他抬手打掉虞清酒的手臂,迈着步子走进去,看到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由得吃了一惊。

白色的瓷砖衬着血红的液体,贺随舟转身拉起虞清酒,反复确认她身上没有伤口后便恢复了冷漠,语气淡淡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虞清酒哭丧着脸,一副做错事儿的小媳妇一般低下头:“我…我只是想找找有没有化妆品,没想到就……”

就打碎了你送给别的女人的东西,最后那句话虞清酒愣是哽在喉头,连她自己都知道说出来气氛就会生出那么一点点酸涩。

贺随舟似乎是瞧出了点什么,他大手一伸一下子揽过虞清酒的肩膀:“你是不是傻?”

虞清酒没有说话,任由贺随舟抱住,耳边回响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,周围寂静得没有一点声音。

大约是过了许久,虞清酒的肚子很不争气的“咕嘟”一声,打破了原本很是平和的气氛,她的头埋得更低,有些微微发烫起来。

贺随舟被她的反应逗笑,缓缓松开了她的身子拉着她往门口走去。

“去哪儿?”虞清酒反问,愣是没回过神。

贺随舟停下步子,往一旁的厨房看了过去:“回去吃饭,这里没有东西可以吃。”

“我可以做呀!”虞清酒扬起头,指了指不远处架子上放满的面条,各式各样,几乎是一个面条专卖柜的架势。

脑海中浮现虞清酒上次给他做饭菜的滋味,贺随舟皱了皱眉,毫不犹豫的拉着虞清酒火速离开。

“回去吃。”

“你别……哎呀!”虞清酒奋力一甩,撒丫子跑向柜子,随手拿起一盒包装精致的面条端详起来,还煞有介事的点头感叹道:“难怪你不让我做,原来这些面条可不是一般的贵呢。”

贺随舟的表情严肃了一些,上去一把夺过虞清酒手上的面条,放回原处:“你少来,难道不知道你做的饭菜不能吃?”

虞清酒愣了半晌,十分不服气的叉起腰:“我看不是因为这样吧?我看这个房子里面的东西那么齐全,一定是你早就准备好用来……用来……”

约说到后面语气就越虚,刚才不知怎么的一股酸涩味道直冲上他的脑门儿,整个人像是瞬间失去理智一般。

“用来干嘛?”贺随舟冰冷的声音响起,像是刚从冰窖里启出来的冰块一般,他不是很喜欢,也不想让虞清酒去做她自己能力到微信之外的事情。

气氛逐渐僵硬,四目相对的两人眼里各自带着不服输的味道,虞清酒憋足了气,一个转身愤愤摔门而出。 本章节为鹿飞小说网手打章节,为防止同行恶意采集,暂时不对游客开放,请点击【注册】成为本站免费会员,已有账号请点击【登录】,免费会员就能看手打章节! 支持作者,请前往正版网站付费阅读!

鹿飞中文网 lf58.net